大禹之州
禹州城市新门户

禹州才女茉莉最新讽刺小说《市长的信箱》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深秋,风景如画。

金川一中校园绿化得非常好。大门口十二棵银杏树叶子越来越黄,就像披戴黄金甲的卫士,日日夜夜忠于职守;通往餐厅的道路南侧,十三棵柿树叶子集赤橙黄绿多色为一身,色彩斑驳,如同窑变后的钧瓷,神秘美好。而宿舍楼前面的一溜十棵白杨树,金黄的叶片却正当时,高擎在空,婆娑生姿,为行人诠释着玉树临风的真实含义。

金川一中是金州市最大的一所全日制公办初级中学,这里聚集了全市最优秀的初中教师。在金州,无论是普通市民还是各界名流,均以自己的孩子曾在或正在该校就读而骄傲。

历史上发生的许多大事,事先并没有预案,纯属偶然,但这偶然的背后往往隐藏着必然。就像导致强大秦朝灭亡的陈胜吴广起义,表面是缘于一场大雨,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秦的暴政;而终止金州市教育局长郑成功政治生命的,恰巧也是一场连绵的秋雨,深层原因呢?

话说那天,早上原本是阴天。上午第四节刚上课,空中就飘起长长的雨线,清冷而绵密,而且短时间内没有停止的迹象。离家远的老师就决定不回家了,在学校餐厅简单吃点饭,利用午休时间,坐在办公室看书备课改作业,当然也不耽误喝茶聊天。

张老师在批改上午交上来的数学作业,看着某个学生的一道道错题,生气地说:“没见过这么笨的学生,课堂上反复讲过的题,这么简单,还都做错,神仙也教不好,咋参加中考?又要拉我们班的平均分了。”

王老师叹口气说:“哪个班没几个学困生?我多次跟一个家长沟通,家长都不耐烦了,说他孩子天分不好,不学就算了,别难为他,只要不打架不惹事,混到毕业就算了。人家家长都放弃了,我们还有啥说的?还是留口气暖暖肚子吧。”

赵老师说:“咱下周该中考了,忽然想起六月份参加西区高中高招视频监考补助还没发呢。问过我校领导多次,都说补助还没回来。都快五个月过去了,监考三天,才补助130元!到现在没兑现,教育局的工作效率真低!”

张老师无奈地说:“高招视频监考我也参加了,咱学校去了三十人。六月上旬,气温那么高,考点离家那么远,快累死了三天才补130元钱,我们的劳动力太廉价!”

王老师说:“教育局以各种明目向我们学校收钱的时候,立竿见影。给我们发钱的时候,一拖再拖。咱们这会儿也没啥事,干脆往市长信箱写封信,咨询催促一下?别让局领导把这事忘了。听说市长书记信箱办事效率很高,五个工作日必须有处理结果?”

几个老师一拍即合,说干就干。三个臭皮匠 胜过诸葛亮,何况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教师?当即就在办公室的电脑上,你一言我一语,发出了给市长书记的一封信。发完信,各归其位,各干其事,把这事就忘了。

不料,十几天后,在金川一中的微信群里,不知谁忽然转发进来一篇微信金州贴吧的公众号文字,居然是跟本校教师咨询高考视频监考补助的事有关。


近日,金州政府网互动交流和中国金州网书记市长信箱答复一批市民来信,金州贴吧小编摘选出一批较为典型的信件供吧友们学习。

信件来源:书记市长信箱
信件类型:投诉 发布时间:2018-10-26
信件标题:高招监考补助为啥不发给我们?
信件内容:
王书记:你好!
我们是金川一中的30名老师,有幸参加了今年六月份金州市在西区高中举行的高招视频监考工作。现在高招结束4个多月了,当初承诺的监考补助还没发给我们。这是为什么?有小道消息,说补助表造好了,只等郑成功局长签字就可以发了。请问,郑局长是日理万机的国家元首?那么忙?连签个名字的时间都没有吗?我们等的花儿也谢了!
请王书记关注此事,帮助善良的老师们维权,责令教育局把我们的劳动报酬发给我们。

金川一中30名监考老师

回复时间: 2018-11-08
回复标题:关于“高招监考补助为啥不发给我们?”的回复
回复内容:
您好,信件收悉后,市教体局高度重视,现将有关情况说明如下:

市委、市政府历年来将高考作为一项民生工程、政府重要事务来对待,2018年全市高考工作在金州市普通高校招生考试管理委员会的统一组织协调下实施,涉及教育、监察、公安、保密、工商、食监、交通等20个部门共同参与,实行人防、物防、技防手段,全力确保了高考的平安进行。

我市高考具体工作由市教体局招生办负责组织实施,金州市在报考人数、考场设置、人员安排和考试组织难度上在全许昌地区排第一,2018年全市高考报名8567人,设立金州北区高中考点、西区高中考点,共设置考场226个,抽调监考人员640余人(含外出监考)、工作人员280余人,外县来金监考人员230余人。高考主要涉及监考教师及工作人员补助、外来监考人员食宿等大项经费支出,其中监考人员补助约13万多(我市监考人员补助执行标准为每人130元)、客县食宿安排费用约11万多。2018年高考结束后,招生办安排专人对所有参考人员进行了登记造表,2018年7月初所有涉及高考支出的财务清单由教体局郑局长签字后送达局财务室报账处理。期间,我局财务人员多次到会计中心催促询问,但由于市财政对高考的专项资金未及时到位,所以支出费用一直未能拨付。目前,我市所有参与2018年高考人员的补助及外县来金监考人员的酒店食宿费用合计约24万多元均未向个人和酒店方支付。

下一步,我局将安排财务人员继续与财政局加强沟通对接,尽快将高考支出费用落实到位。同时,对金州一中参与监考教师进行思想教育,进一步践行大局意识和奉献精神,切实树立教师队伍的良好形象。


老师们看了教育局的回复内容,吃惊地议论:我们只是向市长信箱咨询补助为何没发的事,即没有罢课,又没示威游行,有什么错?教育局欠账不还,还不道歉,还要倒打一耙,给我们做思想教育工作?工作真霸道,还有王法没有了?
但是,继续往下看,文章后面的网友留言,都很同情老师们,支持老师们,纷纷谴责教育局领导的官僚行为!说出了老师们想说又不敢说的话,老师们的气反倒是消了一半了。

下面是网友们的部分回复:
大海的鱼:劳动领取报酬是天经地义的,农民工同志们劳动过后领不到工资,有政府帮忙讨薪,但老师讨薪,就要教育?!老师们不用过日子了?老师们是草吗?春风吹吹,阳光照照就能过活了?
砺香阁阁主 :呵呵,教师们的积极性就这样被磨灭了!
行云流水 : 呵呵,奉献精神!领导们做个表率,只工作别要工资得了!高考也别问学生收费了,大家一起奉献!
林涂涂 : 理亏了就用道德绑架,最讨厌这种说法。
葛晓娟 :老师们讨要正当报酬怎么就成了缺乏大局意识?教育局迟迟拖欠,怎么不说他懒政,不作为?
鸽叔 : 树立你妈的良好形象,干活就得给钱,这道理都不懂还教育局长???垃圾玩意儿!
遇见:支持老师讨薪,为什么不自己检讨下,这么久了问题都没解决,单位欠个人,酒店钱好像理所应当了,没有道理的道理,给政府单位抹黑!
夏洛 :没想到教师讨薪会受批评?也沦为弱势群体了? 难道在一些领导眼中,老师们没有家庭,没有孩子,只有奉献?
微尘 :重视教育要从方方面体现出来,这样无视教师的劳动,也是体现重视教育?金州教育如何振兴?
云中白鹤 : 小崔怒斥湖南省教育厅:不努力 不作为 不要脸!
大河风: 本该属于自己的劳动报酬,只能等,不能要。如果提出要,就被扣上不顾全大局的帽子。难呀,做人难,做人难,做个教师难上加难,做个男老师难乎其难!
遇见锦鲤 : 听说周边有的县市6月8号高考结束补助就发了,咱们金州领导忙,不就晚发了六七八九十个月吗!你们金川一群教师真是缺乏大局意识、奉献精神!呵呵
冬日暖阳: 以后再有高招监考,别用我们这些没觉悟的一般老师了。就让教育局的党员 干部 职工们奉献去吧?谁要报酬,就把他贬到山区去!
临窗听雨 : 只想让人付出劳动,但是却不想支付报酬!领倒想里真美!点大赞!
ningyu:本来回应的还算诚恳,最后这几句脸色一变让人发抖,提一下诉求就要接受思想教育?政府办事效率如此糟糕,谁来给你们上上课?

冬日暖阳 : 你耍官威的样子真丑!
悟空 :我们不是缺乏大局意识,而是缺乏监督意识。
四叶草 :我们学校还有超课时补,一节课才10块,快两年了,都不发,肯定是被谁贪污了。
仰望星空 : 领导,你耍官威的样子真丑!
微尘 : 特别赞同大海的鱼的观点,老师们的一点基本要求,理所应当的维权,被高高在上的领导扣上缺乏大局意识,缺乏奉献精神,这是教师的悲哀,教育的悲哀。正义之举被鞭策,天理何在?
魅力创造:希望教育局领导兑现承诺,把金川一中30名辛苦在一线监考老师的补助早日发放到各位老师的手中,应该多鼓励辛勒的园丁们,而不是欺骗!
顺其自然 :这什么局的嘴脸,丑陋至极。还有老板欠老师们三年的各种加班费,也准备这样耍赖不给,乌烟瘴气。
巧遇: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你若好到毫无保留,对方就敢坏到肆无忌惮!
红尘 : 什么是大局?我认为老百姓才是大局,领导不能代表大局,老百姓有呼声,有诉求说明大局出问题了,作为领导应该分析出问题的原因,而不是一味地指责,究竟该思想培训的是谁!
逍遥自在 : 吓死宝宝了!老板欠俺的陈年旧账,俺也不敢要了,怕老板说俺缺乏大局意识、奉献精神!俺真是醉了也不敢醉,那可是俺的血汗钱!要不?纠结!
姜山:看领导这嘴脸……
大林 :欠钱不还还这么有理,道德绑架,无耻!
在水一方:蜡烛燃烧尽了,还要被批评为软弱,教师真可怜!
桃李满园: 原来的公式: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 现在的套路:假大空→踢皮球→扣帽子


本学期开学伊始,教育局党委调整了一大批干部,年轻漂亮的女性尤其多。

新官纷纷上任,郑局长颇不放心,唯恐哪个不胜任,丢了局党委知人善任的面子。随不时地挑选一些年轻漂亮,怕被误以为是花瓶的女干部个别谈心。

洪枫是职业中专毕业,原本在一家私立小学当生活老师,因为年轻漂亮,有眼光,有想法,主动接近领导,乐于奉献,十几年间工作能力不断提升,工作岗位屡屡刷新纪录。这次提拔干部,一位头大屁股小,胳膊比腿长的副局长力荐洪枫,说她如何如何有能力。郑成功将信将疑,想着副局长在金州市教育局工作三十多年了,没功劳有熬老。碍于情面,最后还是接受副局长建议,将洪枫安排在市区一所最大的小学当校长。开学后,局长带队去这个学校检查工作,洪枫带着本校领导班子站在大门口迎接,第一次看见真人,真真是身材高挑,面如桃花,老郑骤然心跳加速,当下就决定,要与她单独谈话。好事不能让副局长那厮单独占了。

郑成功局长今年五十二岁,自觉相貌堂堂,年富力强,工作强势有魄力,是金州市屈指可数的有担当敢作为的科级干部之一,十分自信。金州市是个全国百强市,人口一百伍拾万,全市在校生十几万,一万多教师。从幼儿园到小学,从初中到高中,从一万多教师的人事调整,到十几万学生的教材教辅服装保险业务,全都要经他这个局长大人拍板决定。工作不可为不繁琐,不复杂。好在是有潜规则支撑,一把手所有的参与,都会化作货币回馈过来。使他累并快乐着!教育局是政府各局委最有实权油水最大的单位之一,是正科级干部趋之若鹜的单位。有一年,一个乡党委书记扬言花四十万争取到这个位置,还是没被组织部选中。郑成功能在上千名科级干部中脱颖而出,不得不说是各方面条件都被上级看好的人才。说实在的,在教育局履职,不但要有灵活的头脑,还要有强健的体魄,才能应对方方面面纷繁复杂的社会关系。你看,既要应对市委市政府,还要对付教师家长,各类想发教育财的商家,千头万绪,忙得不可开交。郑成功是个出了名的工作狂,一忙起来,疲于应对各类政务,还有见缝插针,接待一些泼辣大胆,虚心进取要求单独汇报工作的女干部,倒把面谈洪枫的事给忘了。

说来也巧,一天,市委书记在信访局接待群众来访。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农,声泪俱下,控诉郑成功在农村当乡党委书记期间,利用职权,把老人家的宅基地强行拨给他一家亲戚。老人长期上访告状,郑成功心里十分不快,在一次老人去乡政府告状时,郑成功悄悄把他叫进办公室,反锁了门,左右开弓,扇了老头几个嘴巴。郑成功一边骂一边拳打脚踢:“老混蛋,我叫你告状,我叫你告状!不修理你,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你就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鼻青脸肿的老人,将新仇旧恨,化作不断上访的动力,从乡里告到市里,从市里再告到省里,如果不是缺盘缠,早也告到北京了。长期的磨难,使他看上去已经有点神经质,疯疯癫癫,逢人就说:“郑成功不像是共产党的干部,他是土匪,是流氓。”大有不报仇雪恨绝不罢休的劲头。老人不断上访,但接访的干部换了一个又一个,问题像皮球,被踢来踢去,至到王书记接访这天。王书记关注民生,爱护百姓。他耐心听了老人的涕泪横流的哭诉,随即让秘书通知郑成功,下午到书记办公室。郑成功在书记面前,振振有词:“王书记,我是一个堂堂正正国家干部,会去打他一个老人?怎么可能?”做出一脸无辜的表情。王书记心底善良,爱民如子,他知道老人不会说谎话,但是没有证据,没法惩罚郑成功。其实,王书记早就了解这个郑成功,他是五毒俱全的干部,尤其是敢于张口骂人,抬手打人,作风粗暴。好处说处事果断有魄力,坏处说是野蛮霸道不讲法治。他一路走来,告他的人不少,因没有确切的证据,一直没有接受党纪国法的处罚。今天,见他又耍赖,便训斥他几句:“市委把教育局这么重的担子交给你,是考虑你有胆有识,敢想敢干,有魄力,想指望你振兴金州教育,造福于社会。希望你珍惜这个机会,好自为之!你走吧。”

郑局长受了市委书记旁敲侧击的批评,心中不快,想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忽然想起了美女校长洪枫,嘴角就泛起了一丝微笑,心想:“我给了你这个众人眼红的校长位置,你就要尽心尽力为我服务。”他从手机上查出洪枫的号码打了过去。“洪校长,我是教育局郑成功,你在哪里?来梨园酒店一趟,我问你点事。”洪枫正在录播室听课,看到局长的号码,赶紧走出教室接听。后又跟副校长交代:“我到局里开个会,如果学校有事再打手机联系。”

郑成功玩弄女下属的习惯由来已久,当乡长书记时,就已经是村村都有丈母娘;来到教育局后,更是隔三差五入洞房。老郑色胆包天,玩弄女性,从没失过手,他到底玩过多少大姑娘小媳妇,他把脚趾头手指头都搬过来用上也数不过来。在梨园酒店,看见洪枫袅袅婷婷走进房间,郑局长急不可待,没有任何前奏,直接把洪枫抱上床,原本想冲锋陷阵,彻底征服这个年轻漂亮小自己十五岁的尤物,却偏偏二掌柜的不听使唤,左冲右突,辗转腾挪,就是无法进入阵地。洪枫陪伴过多少领导,她自己都记不清了,不过,在她眼里,都是男性而已。她给了那些各种职务的男人性满足,也在那些男人身上受益匪浅。要不,职业中专毕业后,怎么会从不敢上讲台的私立学校的生活老师,华丽转身成为具有五千名学生,六十年历史的省级名校的校长?不足四十岁,便名利双收,真可谓金州教育一姐了。现在,教育局长找她,真是求之不得。她很兴奋,深知有了今天的经历,她在金州教育界有了更坚实的靠山,工作起来更得心应手。

聪明的女校长洪枫满心欢意迎合局长,早已兴奋的湖泽水漫,可怜的老郑却因为在书记面前挨批,内心压抑,长矛不举。老郑急的抓耳挠腮,任凭额头流汗,难振往日雄风。他喃喃自语: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洪枫善解人意,从老郑布满灰毛的胸膛到一蓬衰草的小腹,轻轻抚摸着他,娇声说:郑局长,您为了金州的教育事业,日理万机,实在是太辛苦了,以后再有机会,我一定叫你幸福。”

郑局长羞愧难当,年龄不饶人,五十二岁比不得三十二岁,在事业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时,健康每况愈下,尤其是性生活上逐渐力不从心,他内心深处陷入深深的悲哀。为了打破尴尬局面,他有意转移话题,忽然问洪枫,“你在职业 中专学的什么专业?”洪枫说,”学的音乐。“你会弹钢琴吗?”洪枫说,“会一点。跟朗朗比水平差点。”郑成功接着问,“你家有钢琴吗?”洪枫说,“早想买还没买呢。”郑成功马上说:“局里最近购买了几架钢琴,计划配发给 城区几所中小学。你明天跟装备中心的黄主任联系,叫他派人给你送去一架。记住,直接送到你家去,不要对别人说。”洪枫热情地在郑成功黝黑而油腻的脸上亲了一口,撒娇说:“郑局长真可爱。”

郑局长正沉浸在美女坐怀乱不成的失败情绪中,恰好局办公室主任打来电话,说有几个信访件需要处理回复。郑局长恼羞成怒,说金州一中这些老师素质差,缺乏大局意识。一百多块钱的补助斤斤计较,居然告到市委书记那里,真丢人。这种目无领导的行为必须打压。于是,对办公室主任说:老规矩,哪个股室出事哪个股室负责处理,让招办给市长信箱回复,先说明情况,然后必须对这三十名教师进行批评教育。

这样,就有了市长书记信箱里那段耍官威的无赖回复,它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历时一年半,投资一个亿,金州市政府在金水河上新建一座气势恢宏的颍金川大桥。

新建的金川大桥有个奇观,就是在桥的中央,设计建造了一座将会成为金州市地标的桥塔:金鱼出水。据传,仅这个金鱼造型,从勘查设计到施工建成,整整花费了八百多万,那可是世界级水平的艺术品。晚上通电使后,金鱼造型上鳞片闪闪发光,而且不断变换色彩,一会儿是金黄,一会儿是大红,一会儿是天蓝,一会是碧绿,真是美轮美奂,变幻莫测。它的横空出世,会给金州之夜,披上神秘的色彩,也给这个具有四千年文明史的城市,带来新的旅游看点。

后天就要通车使用了,市委王书记想在剪彩至前先去看看。他推开市委办公室主任的门,却见主任和两个秘书正在拿着手机议论着什么。就上前一步,接过主任的手机说,有啥新奇事?叫我也看看。办公室主任就把金州贴吧的那个链接转给书记。书记看着看着,脸色越来越阴沉,甚至面露怒色,说到:“通知教育局郑成功,叫他现在到我办公室来,顺便问问他,这篇微信文章,他看了没。如果没看到,马上就转给他。”

正在给几个城区校长训话的郑局长,接到市委办的电话,心里猛然收紧。几天功夫,就两次被市委书记传唤,必然不是好事。金州贴吧把金川一中的信访件和教育局的强势回复转到微信上的事,他也看到了,他对这些年轻人玩的小把戏,向来是不屑一顾的。自媒体算什么?官媒我接触多了,量他们也翻不出大浪,也没在意。现在,市委办赵主任亲自把这篇文章转发给他,他不得不认真看下去,原来,一石激起千层浪,网友们的留言如此尖锐激烈,把教育局批得体无完肤。可见,教育局领导在群众中的形象有多差,市民对局领导的工作如何不满。他知道,该挨批评了,躲是躲不过去了,没办法,硬着头皮也得去见书记。

王书记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正在批阅一些文件,有一封是金川一中教师讨要两年来星期天加班补助的信访件。王书记发现郑成功来到办公桌前,放下手里的文件,并没有示意他坐,郑成功像是被罚站的小学生,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王书记说:市长信箱里的回复是你的意思?高考视频监考已经过去五个月了,为啥不给人家发补助?考生们交的高考报考费在哪里?为什么资金不到位?谁在挪用公款?谁在推诿扯皮?你们欠薪不道歉,还振振有词?还有一点廉耻之心没有?

郑成功吓得面色发白,忙说:“信箱里那个回复是局招办的人干的,我不知道。回去我批评他们,让他们做深刻检查。”

王书记继续说:”牢记使命,不忘初心。共产党执政为民,你执政是为谁?社会主义的分配原则是按劳分配,多劳多得。你欠薪还有理了?还谈什么大局意识,你的大局意识去哪里了?现在是信息时代,网络发达,政府随时接受群众的监督,你一丝一毫的失误,都可能酿成一个大的群体事件,你的政治敏感去哪里了?

郑成功额上冒出汗珠,连忙承认错误,“我以后加紧政治学习,加强思想修养,跟上时代步伐。跟市委保持一致。”

王书记看着他诚惶诚恐的样子,严肃地说:“”市委把振兴金州教育的重任交给你,是对你的信任,你可是立了军令状的。现在,你执政四年了,北大清华没考上一个,教育界屡屡出事,两年中,有四个不满四十岁的教师非常非正常死亡。你说为什么,你要负什么责任?”

郑局长浑身肌肉发紧,忙说:“人吃五谷杂粮,生老病死,都是在所难免。”

王书记见他如此不反思自己,气得拍案而起:“狡辩!范桥小学校长为啥跳楼自杀?你为啥拿三十万送给家属不让上访?别以为市委不知道你做的好事!金州市财政困难,别的单位压缩经费开支,从没有缺过你们教育界的一分一厘。你是怎么回报市委的?你依法行政了没有?国家教育部规定,中小学秋季九月一号开学,你强令八月六号开学,结果,开学三天,有多少师生中暑住院?你这不是振兴教育,是在摧残师生。你只想搞面子工程,不尊重教育规律,哪里配当一局之长?”

郑成功战战兢兢地说:“我的初衷是好的,我一切都是为了金州教育,高考成绩上不去,是初中输送的学生素质不高。我想加强对中小学的管理,间接提高高考成绩。”

王书记气得笑了:“你咋这么强词夺理?你咋这么厚颜无耻?你说高招成绩落后,全怪初中教育不好,还不如说是怪胎教不好呢?你咋不说怪金州水土不好?空气不好?看看贴吧上老百姓对你们教育局领导的评论,他们对你是全盘否定的,不信任的。金州税收,大部分拨给了你们教育界,听说你们下边贪污成风?城区一所学校,每年四百万的生均经费,去年迎接国家级均衡教育检查,连美术教室的石膏模型都舍不得买?音乐教室的钢琴都是从私人家借的?钱都花哪里去了?都粉刷到墙壁上了?扔给保洁公司了?看见没?这是金川一中又一个信访件,讨要两年多来学校强迫他们双休加班日补课,还拖欠老师们的各类加班补助共130多万。我想不明白,你们教育界咋就养了一群吃肉不吐骨头的耗子?巨额的经费不往正地方使,都能不翼而飞?你这局长是咋当的?

“这两年,市长书记信箱里,群众举报教育界违纪的信件很多,我也只是了解冰山一角。你这最近违规提拔了多少女干部?你跟她们都啥关系?你知道老师们怎么评价你的?贪财贪色的流氓局长。反腐倡廉,扫黑除恶,势在必行。你敢说自己的双手是干净的吗?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经得起监察委的调查吗?你说吧,今后啥打算?”

郑成功听王书记此言,浑身猛一哆嗦。没想到金川一中教师的寥寥数语的信访件,招办人一个不负责的回复,竟然引起如此轩然大波?居然影响到自己的政治前途?真是大风大浪都过去了,却在阴沟里翻了船?他意识到大势已去,领导对他失去了信任。他混迹官场三十年,深知如果纪委想查谁的问题,那一定会布下天罗地网,让你插翅难逃。他知道自己的政治生命该结束了,能平安着陆就不错了,不能等到身陷囹圄,抽身已晚。识时务者为俊杰!赶紧说到:“王书记,我没实现振兴教育的目标,我对不起市委对我的信任,我能力有限,不能胜任教育局长之职。我愿辞职,明天上午,我向组织递交辞呈。”

不久,金川一中的三十名教师,得到了高招监考补助。老师们很高兴,采用AA制,每人拿出五十元钱,在金州大酒店欢聚一堂,庆贺胜利。饭桌上,压抑了许久的教师们扬眉吐气,开怀畅饮。他们一致认为,还是市长信箱办得好,力度大,效率高,真能为老百姓办实事。他们满怀信心期待着,有了市长信箱的督促,不久会传来学校补发这两年加班费的好消息。
他们乘着酒兴,在饭桌上用手机又给市长书记信箱发了一封感谢信!
信中写道:
市长信箱效率高,敢为百姓来撑腰。
来日教育振兴了,还仗政府服务好。

( 完 )

附:

文学来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

现实生活里不能满足的诉求,就在文学作品里满足吧!

李佩甫说:文学能照亮生活!

作者简介:
茉莉,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禹州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想了解更多信息,请在百度上搜索视频《才女茉莉》。

赞(4)